“疯产姐妹”曲终人散,网红经济不存在最佳拍档?
懂懂笔记 公关案例 2022-08-19 14:01:03 · 热度999

上周,走红近两年时间、坐拥 4300 万粉丝的抖音大号——“疯产姐妹”宣布“分手”。据悉,其账号疑似交由一直负责幕后创作的“张小花”打理,至于出的“邵雨轩”则另开新号,用各自的方式去记录生活了。

 

相比其它网红搭档、创作组合,不签公司、不加入公会的“疯产姐妹”被许多网友视为行业内的一股清流,很多网友都为“疯产姐妹”的解散倍感惋惜。或许因为其不隶属于任何商业机构,分道扬镳时也显得体面有加。

 

 

(图片来自疯产姐妹短视频)

在“疯产姐妹”宣布解散之后,有媒体报道,另一对昔日的网红搭档“浪胃仙”与“游絮”的官司,也将于今年9月中开庭。而“浪胃仙”与“游絮”间的“争战”最早可追溯到今年3月,曾在网络上掀起过轩然大波。

 

同样,台前幕后闹“分家”的,还有红极一时的“朱一旦的枯燥生活”。早在2020年,负责出镜的“富人”朱一旦,传出与负责导演、配音工作的张策彻底“分手”。
 
不管“分手”时是否体面,一组又一组的网红搭档、创作组合,相继在小有名气之后分道扬镳。虽说此情此景在歌坛常见,但是在网红圈如此密集地出现,不禁让人感慨,在网红经济的世界里,拍档真的也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吗?

 

01

好网红离不开好“幕后”

 

不了解网红行业运作模式的人,对这些现象难免会有疑惑:难道创作大号不都是铁打的网红,流水的团队么?

 

这希望网红组合台前幕后闹“分家”,不应该是家常便饭的事吗,为何能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呢?

 

事实上,无论是“疯产姐妹”这种不签公司、不入“公会”的草根网红搭档,还是由专业机构孵化的创作组合,大部分是以“小团体制”运作的,即台前网红 IP 与幕后主创人员合作,关系相对稳固。

 

“但要找到合适的人来做搭档,一同从0到1撑起一个内容账号,真的不容易。”阿朱是广州一家MCN签约网红,谈到这个话题也颇有感慨。她目前主要创作、输出的内容,是单人情景喜剧,目前主要的分发阵地是抖音与B站等平台。

 

目前,阿朱全网的账号已经拥有将近200万的粉丝,算是小有成就。但让人想不到的是,阿朱与现在的幕后策划“大仙贝”搭成组合,是在半年前才稳定下来的,“跟她一起搭档工作之前,我一年内曾换了四位策划人员。”

 

阿朱告诉懂懂笔记,一百个网红,有一百种风格;一千个主创、策划人员,也有一千种创作的调性。

 

“如果策划人员所创作的脚本,调性不符合网红的风格,最终产出的短视频内容,往往也会因为网红的尬演而显得矫揉造作。”

 

反之,为了迁就网红的表演风格,幕后主创一味迎合去创作脚本的话,难免会限制创意,让好的点子胎死腹中。因此,对不少起步阶段的网红而言,遇到好的主创、幕后搭档,一起烧脑、一起熬夜,工作上能事半功倍。

 

“但并不是说,遇到对的人,立马就可以搭档干活,还是需要经过磨合的。”阿朱坦言,她与搭档在内容创作、风格演绎上的磨合,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只不过,大家有相同的价值观,也肯为对方让一步,合作自然也顺了。”

 

聊及“疯产姐妹”解散一事,阿朱感到十分惋惜。

 

毕竟,独立的网红搭档、创作组合绝大部分是朋友、闺蜜,相比由签约机构所“分配”的幕后主创人员,朋友、闺蜜之间更了解彼此风格、喜好,在磨合上省心许多。

 

对此她也透露,行业内经常有“匹配”不到好主创的网红,会将自己的好友、闺蜜,介绍给签约的机构,希望其能入职机构与自己“搭伙”干活,一起进行创作,“但出于管理风险的考量,机构通常不会允许网红用人唯亲。”

 

见,出镜的网红作为“抛头露脸”的可视化IP一向备受网友、粉丝关注。但一个内容账号的成功走红,除了网红IP之外,幕后的主创人员、策划人员,自然也至关重要 。

 

既然网红与幕后搭档相对固定,又是命运共同体,为什么还会频频闹“分手”?

 

网红组合、创作搭档出现“不”,为何常常发生在走红后?

 

分道扬镳后的网红组合,又能否实现“单飞胜于拍档”的结果?

02 

再铁的搭档也躲不开“利益”

 

“网红组合分道扬镳,说到底是人性与利益难以平衡。”

 

赵琦(化名)原是杭州余杭一家MCN的幕后主创人员,在公司“小团体制”自负盈亏的运作模式之下,她负责一位“百万级”网红的视频脚本撰写工作。

 

去年年底,她因忍受不了“小团体”的纷争,愤而选择离职,转型营销策划。

 

赵琦说,在人性和利益的趋势下,很多搭档、团队、组合、伙伴的合作关系,都会在项目最顺利、最高光的时刻,分崩离析。而网红行业,更将这种利益纠葛无限放大。

 

“网红与幕后团队,在不出名的时候是互相依赖、互相扶持的关系,然而,一旦走红,大量流量蜂拥而至,别说出身草根的网红,即便是歌手明星,都很容易在聚光灯下迷失,甚至膨胀。”

 

赵琦告诉懂懂笔记,有许多网红在账号拥有几百万粉丝、小有名气了之后,都会自以为是,认为IP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都是自己牺牲尊严“抛头露脸”的功劳,更有甚者会在日后的工作中,轻视幕后人员的付出。

 

那么, IP走红之后,作为搭档工作的另一方——幕后主创的心态,是不毫无问题呢?作为曾经的主创人员,她并不这么认为。毕竟,在不少幕后主创的眼里,没有优质的内容脚本,网红怎么可能大红大紫。

 

“以前主创怎么写,网红怎么演,有点名气之后,网红往往会介入创作。”至于以前“共患难”时,好脾气、好说话的幕后策划,也因为心里不平衡,拒绝沟通、争夺利益、恶言相向。

 

有了观点上的不合,再理解利益分配上的矛盾,似乎要简单许多,赵琦说,由于网红、主创搭档双方都认为,IP之所以能走红,完全都是自己一方的功劳,所以在利益分配上,都主张多拿。

 

一旦在利益分配上纠缠不清,最终往往会成为压垮“小团体”导致网红组合分道扬镳的最后一根稻草。在网红IP“浪胃仙”的纠纷事件中,负责幕后工作的“游絮”就曾着重提及“绝大部分的收入”都给了网红的矛盾。

 

有行业相关人士猜测,不管“疯产姐妹”还是“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台前幕后最终“分手”的原因,或多或少与贡献值划定、账号利益分配相关,毕竟面对着千万粉丝、百万收入,但凡是个人都难免心动。

 

“有时候,见到网红和幕后团队闹别扭,一部分MCN会为了避免矛盾激化,同时出于利益考量,让网红另组团队,圈住原有流量,让主创重新孵化新的网红,重新挖掘新的流量,试图让1+1>2。”
 
赵琦认为,拆散网红组合、固有的“小团体”完全是两败俱伤的做法,其中“朱一旦”或许是最好的例子。
 
在与幕后主创张策“分手”之后,“朱一旦”遭粉丝吐槽“没那味了”,并且疯狂掉粉,而“单飞”的张策,如今也是不温不火。
 
很显然,走红之后的网红组合,容易因为观点不合、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而导致解散。两个人都认为是“自己的功劳”,台前幕后闹不和,但是“单飞”之后的内容创作方面,效果并不比之前更好,甚至难以重拾昔日辉煌。

03

“固若金汤”的组合难出现

 

“一个网红能与团队搭档超过三年,就算很不错了的了。

 

张海辰(化名)是台州一家网红孵化机构的负责人。她告诉懂懂笔记,机构主要从事网红达人、内容团队孵化、经纪业务,这几年签约的网红团队因利益的纠纷,走向解散。

 

由于大部分网红孵化机构的盈利模式,是在网红与企业、合作带货的过程中抽取一定比例的销售佣金。因此,签约网红与所属团队闹掰了、分道扬镳,孵化机构自然也会有损失。

 

网红与团队动不动闹掰、散伙,也成了许多MCN头疼的问题。张海辰觉得,倘若网红、幕后主创属于同一个利益共同体,后续自然不存在利益分配的矛盾,“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公司都是挑‘情侣档’网红孵化。”

 

毕竟,相比由孵化机构、MCN随意“撮合”的网红、幕后团队,“情侣档”网红组合或拥有相近、甚至是相同的利益取向,一旦利益取向相同,即便创意、观点上有些许的出入,也会为了利益彼此让步。

 

然而,当她坚定认为“情侣档”网红“固若金汤”时,公司孵化的几对“情侣档”网红却相继在工作上闹掰、生活中分手,矛盾仍是利益分配的问题,“最极端的一对组合,只因为‘创业补贴’分配不均,决定散伙分手。

 

尽管听上去相当不可思议,但近几年,行业里宣布分手、散伙的“情侣档”网红,其实并不少见。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2019年靠情景短视频一炮而红,最后与演员“肥仔”假戏真做的“曼曼今天迟到了吗”。

 

“即便假设利益分配好了,但情侣网红性格不合分手,结果也还是散伙。”张海辰略显无奈地说,就连“情侣档”网红的“合作关系”都是如此不堪一击。更何况是“闺蜜档”、“兄弟档”。

 

由于最近网红“夫妻档”“彩虹夫妇”因自曝战绩,快速蹿红网络。因此,有同事打趣说,不仅是利益共同体,更是家庭共同体的网红“夫妻档”,才能避免分手、散伙。

 

“但网红圈两口子离婚、互撕的,之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MCN不敢赌。”为了避免网红搭档散伙,给孵化器、MCN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张海辰透露,不少机构都开始通过合约,给网红搭档划定彼此权责。

 

毕竟,在利益面前,在明亮的聚光灯下,任何“情感纽带”都起不了作用,只有“白纸黑字”才能平衡合作多方的利益。

 

歌坛如此,娱乐圈如此,网红经济同样如此。在搭档初期没有约定利益分配、达成发展共识的网红组合,注定只能共患难、无法共富贵。

 

文章推荐
1
2
鸟哥笔记学院全新上线
懂懂笔记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