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富已成流量棺材!
甄妙 2022-07-31 19:28:08
关注

作者 | 甄妙

01

炫耀:互联网的人性本能

近期“炫富热搜”连连,继王澄澄抖音炫“爹”,周劼朋友圈炫“职”,又来了一位选手——小红书炫中金老公

 

 

目前发帖者已注销账号,中金也已在跟进此事。有同行网友称,券商行业泄露薪资是红线,这位交易员老公的日子可能不好过了。

 

 

不过也有人表示:男主角可能有点冤

 

据行业数据,中金人均年薪在券商行业居首位,这个岗位薪资加上年终奖平摊,差不多也是这个数。

 

 

而且大家都知道这类收入证明,一般用于申请贷款。据这位博主早期的小红书(如果是真的),她要买的是一套价值千万的豪宅,所以这个收入证明有可能是为了申请房贷。

 

而一般企业都会给员工卖个人情,将收入写得比较高,更方便贷款,所以月入八万也未必就是最真实的薪资。

 

但舆论至此,已无法回头。

 

 

“炫耀”——是互联网中最本能的人性表露

 

炫富一直以来都不稀奇,即便全民皆知的翻车事故不少,也拦不住更多人前赴后继。王澄澄的余温未过,周劼又四面楚歌。而在金融行业,这位交易员甚至不是首例。

 

今年年初,一位中泰证券非银首席分析师陆韵婷就在小红书上晒出了自己的工资——年收入224万(截至11月份),虽然当事人予以否认,但还是引发了行业热议。

 

 

不过,同样都是炫工资,炫富,为什么最近掀起的舆论波澜更广、更猛烈?为什么曾经炫富是流量密码,现在却变成了流量棺材

 

故事大概要从小镇做题家讲起。

 

 

02

做题家的奋起,

还是特权人群被舆论制裁?

 

 

 

 

7月初,易烊千玺等几位明星考编的新闻一出,即被不少网友质疑使用了明星特权免试入编。

 

公众的质疑其实也是正常的。明星本就是“208W”高收入人群,而这几年进入社会的“疫一代”,却要面临反复的疫情,国内外严峻的经济形势,红利的消失,降薪、裁员等不乐观的就业环境,体制也许是唯一的出路,任何特权的使用,都有可能会堵死这唯一的出路。

 

虽然我们都明白,从现实来说,社会的不公平现象一直都存在,但在这个时期,自己的生存都自顾不暇,人们更无法与特殊阶层共情。

 

中国新闻周刊一篇评论文章,就因为想从明星的角度去看待考编问题,引用了“小镇做题家”这个底层民众的自嘲,结果挑起了对立情绪

 

 

自此,特殊阶层的一言一行相较以往更容易被放大,甚至被拉到聚光灯下,像素级审视。别说使用特权了,就连炫富,也让舆论分外敏感:财富来自什么特权,而特权又来自谁?

这也是为什么早期王澄澄能靠炫富积累几百万粉丝,周劼也在朋友圈装了2年的b,却在最近才社死扑街。

 

在经济生活高速增长的时期,人人都在搞钱,王澄澄这类人在获得流量密码的同时,也被当成一种榜样来羡慕、崇拜。
 
但在这个时候,大家想要看到的不是少数人享受了特权,招摇过市还要啐一口“小镇做题家”,而是多数普通人都能拥有更好的生活。
 
因此同一天上热搜的跛脚二舅,他的意外爆红就更具合理性。

他代表着大多数底层民众可能会遭遇的“烂牌”人生,也拥有着最中式的乐观和坚毅。

 

他更像这个分外需要鼓舞的时期,中国人最需要的那种精神图腾

 

 

归根结底,不是舆论制裁了特权人群,而是越来越多的人在低谷之中,对不公平更加敏感,手上没有太多的工具,那就从发出声音开始,推动,抗争,试图去创造触底反弹的人生和更公平的社会秩序。

 

 

03

没有永远的流量密码

舆论,应因时而用

 

 

“王澄澄”们不光代表着这个特权人群,也代表了早期的一些自媒体,他们利用联网的放大效应,不断迎合人性,吃尽红利

 

我大胆预测下,这种人设崩塌、炫富暴雷的事情还会越来越多,因为现在短视频平台上还活跃着不少这类型的达人、网红

 

他们早期有多招摇,现在内心就应该有多恐惧,毕竟互联网不止是放大器,还是“记忆云盘”。任何一点瑕疵,都有可能被反复审视;再古早的黑历史,都有可能被“挖坟”。互联网是没有圣人的,又有多少个能扛得住大众像素级审视呢?

 

自媒体是如此,品牌、企业也是如此。

 

为什么早几年钟薛高主打高价换来的是高歌猛进,今年却被旧闻点燃,被打为伤害消费者的“雪糕刺客”,疯狂翻车?

 

为什么趣店的罗敏靠高举高打割了一波又一波韭菜上了市,转型直播看似还很“成功”,却因为一次蹭热度迅速点燃舆论怒火,然后又马上塌房?

 

因为他们还在沿用巅峰时期的老套路,却没意识到,在目前这样的舆论环境下,换来的极有可能是完全相反的结果。曾经树立的品牌印象,此时变成了刺向自己的刀。

 

现在舆论场前所未有的激烈,但也是品牌自检的好时期。那些靠炒作人性起家的品牌公关们,是要开始调整一下营销打法了。

甄妙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