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中年才懂的人生道理。
甄妙 2022-08-05 09:56:58
关注





?这首曲子真的很好听



今日端午,一早醒来就收到很多祝福。


节日于每个人的意义都不尽相同,但于我而言,每一个可以休假的假日都是难得可以平静下来梳理和思考的私人时间,今天的文字,和营销无关,却是人近40的些许感悟:


1⃣️


我上个月买了一盘栀子花,没几天就枯死了:叶子落光,枝干发黑,卖家说很好养,怎么一到我手里就败落?我尝试把所有发黑的地方全部剪掉,想看看有没有奇迹,可持续了一周没有变化。前天早上下楼想顺手丢掉,突然发现枯黑的枝干上居然冒了一片极小的绿叶,再过了一天,已经长出了绿油油的新枝和更多的绿叶,今天已经焕然一新了。恍然大悟:之前枯死是因为有限的泥土营养承载不了繁茂的枝叶,但是我又抱着一线希望,就不断给它浇水施肥,反而增加了栀子花根部的负担,加速了它的死亡。而当我已经绝望并且尝试剪掉所有枝叶的时候,却意外令栀子花对泥土的营养汲取减轻了,然后它重生了。植物如此,人生呢?



2⃣️


凡听到的大道理,自己没有经历过,是无法体会其中的智慧。其实人生中遇到的很多问题、迷茫,都可以在万事万物找到答案,万宇之间变的是形态、不变的是规律。格物致知、大道至简:当有一天你活通透了,就会发现世间再无难解之题。可为什么如此简单的道理,很多人活了几十年却看不明白、过不明白?窃以为:体验。生活中不缺满口仁义道德,手戴佛珠的务虚主义者,更不缺埋头苦干为生存打拼的芸芸众生,道理让人找对方向,但是万事万物皆在不断变化中,我们需要穷尽一生的时间去感受每件小事带来的体验,用不断的小试小错来调教做事的精度,最终完成认知和行为的合一,我想王阳明的知行合一,便是这个道理。很多人从别人口中听说道理,要么不愿意撸起袖子去践行,要么迷失在实践中的小挫小败,进而怀疑道理的真实性,最终碌碌一生而无所为。


3⃣️


易经说,做人要内方外圆,很多人把圆理解为圆滑、把方理解为不知事故,我以为:内有规矩、底线、原则,外懂分寸、世俗。以前遇事隐忍,表面圆滑,内心愤岔,结果就是小怨小恨无法及时排挤,积累到某天一起喷发,伤人害己。自己抱怨别人欺人太甚,其实是自己在外人面前藏匿了底线,以为退让,实则迷惑了对方。几个月前,听了曾老先生的易经讲解,顿悟。现在的我,遇人遇事不卑不亢,凡事说清楚、讲到位,敢于表达自己的立场和原则,让相处之人在日常沟通中就可以试探到我的底线,不把误会变成积怨;遇不恭敬者,不退让不纠缠,遇附和者,不亲近不迷失。处事有纲,决断不拖。


4⃣️


金钱不是目的,是工具。

要懂掌控金钱,而不是成为金钱的奴隶。

何为金钱的奴隶?天天喊搞钱,以赚钱为目标是奴隶;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为奴隶;

何为掌控?我以为,钱只是表象,是人与人之间利益交换的乘载物,世间从来不存在无缘无故的付出,父母对子女的养育,需要子女还以对父母晚年的照料;对朋友的“无私帮助”,是基于朋友带来的“情感认同反馈”,钱只是把交换简化的一个计量工具罢了。

我现在的金钱观:

有求于人,要么予人钱财,要么互助交换,不欠人情;

公司管理中,不再把情感和公事绑定,业绩不好,该扣该减不含糊,你是老员工,有困难、有贡献,你可以问我借、问我周转,你的生活成本高,应该和你对公司的贡献匹配,而不应成为涨薪的理由。

对于朋友,一起玩的时候,多贵的账单我都可以支付,但是如果涉及借钱,不管是多好的朋友,如果我认为这钱借了不用还,多少我都会借,如果我认为这钱借了还需要你还,那么超过100元我一分钱都不会借。面上是金钱的借还,其实是情谊的价值量化。

业务合作中,必须先款后做,不论客户实力如何、承诺多少,甚至合同是否签署,只要款不到账交付绝不开始。


5⃣️


日中则昃,月满则亏。说的真好。

以前念古词,只是觉得这八字颇有意境,现在再念这八字,却是极好。盛极而衰是定律,得势时不要轻狂,失势时不要妄自菲薄;不羡慕那些一夜暴富的人,因为根本不存在什么一夜暴富和一夜成名,万事万物都是相互转化和循环的,暴富成名的背后,是拿私生活的缺失和个人操行的严苛来交换的,能被多少人捧,就有多少人想等你落的那天对着你踩。狮群里的狮王有着极高的权威,但狮王垂暮的时候也是死的最惨的,你的种群、母狮或者小狮子们,最终都会拜服在杀死狮王的外来者下。


6⃣️


最近在服务几个客户中的感悟,觉得这段典故流传几千年不是因为保存好,而是真的充满了智慧:

扁鹊见蔡桓公,⽴有间,扁鹊⽈:“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桓侯⽈:“寡⼈⽆疾。”扁鹊出,桓侯⽈:“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


居⼗⽇,扁鹊复见,⽈:“君之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桓侯不应。扁鹊出,桓侯⼜不悦。


居⼗⽇,扁鹊复见,⽈:“君之病在肠胃,不治将益深。”桓侯⼜不应。扁鹊出,桓侯⼜不悦。


居⼗⽇,扁鹊望桓侯⽽还⾛。桓侯故使⼈问之,扁鹊⽈:“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之所及也;在肠胃,⽕齐之所及也;在⾻髓,司命之所属,⽆奈何也。今在⾻髓,⾂是以⽆请也。”  


居五⽇,桓侯体痛,使⼈索扁鹊,已逃秦矣。桓侯遂死。


其实任何一家企业,都需要内部和外部视角,内部视角更倾向于自我描述:我希望外界觉得我是怎样的? 外部视角更倾向于给内部视角泼盆冷水:外部并不是这样看待你的,甚至根本没把你放心上。其实做人、做事、做企业,都需要一个内部和外部视角,我每次做任何一个重要的公司决策,会先去和公司里面几个经常不认同我想法的高管说,虽然去找他们之前,就会预感到会意见不合,但是我依然需要一场预料中的吵架来让自己冷静,这个过程是一个反人性的过程,但是事实证明,身边有一个愿意说真话和愿意争论的谏臣有多重要,你可以很强势、也可以很笃定,但你要给予批评的声音存在,一旦身边的人因为觉得和你吵架只能伤和气、直接躺平的时候,那么这家公司才真正会出问题。之前在某家公司里担任顾问,发现公司里说真话、做事的人不是被误解、就是被质疑,事情做的越多,被财务盯的就越紧,结果一年以后,公司不再有人愿意做事,做事的人要么离职、要么躺平,老板旁边剩下一群温顺的“兔子”,基本都偷偷在外面自己搞钱,公司就拿个工资,也不争了,最后所有的事又回到老板身上,本来老板花钱请人就是为了分担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结果到头来,养了一窝硕鼠,自己成了孤家寡人,凡事不论大小都要过问,最后老板得出自己的创业心得:对员工都不能信任,只能利用。这样的企业,你觉得能走多久呢?


人生不能重来,请珍视每一种体验。


愿看到文字的人和家人,端午安康。








甄妙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