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售假质疑,辛巴恐将被驱逐
鹿财经 2022-04-27 09:56:16
关注

作者丨张勉


1.YPL发布公告道歉后,围绕辛巴的新一轮售假风波似乎要告一段落,但等待着他的,将是一场由消协亲自下场的官司,这是此前燕窝售假事件的余波。


2.辛巴的带货能力一直被过度高估,自始至终他所仰仗的始终只有一点:低价。借由低价,辛巴打造“为家人砍价”人设。这就使得,辛选团队必须要不断找到比低价更低价的产品,因此一直选用小品牌产品,出现质量问题甚至是涉假问题可说是必然,最终利益被损害的,还是普通消费者。


3.更为严峻的挑战是,如果说在此之前还是快手需要辛巴的话,那么现阶段已经反转过来,变成了辛巴离不开快手了,但在快手加速摆脱草根印象,弱化家族模式的大前提下,辛巴被驱逐,只是早晚的事情。


最近,“快手一哥”辛巴的日子不太好过。因为直播卖货销售的瑜伽裤涉嫌售假,辛巴喜提多次微博热搜。


在与品牌方YPL多次来回拉扯之后,这次售假风波以YPL发布公告道歉得以暂时平息。YPL在公告中表示此次风波是由内部品牌授权争议引发,把锅揽在自己身上,但至于YPL是否与辛选达成某些停战协议,外面暂无从得知。


然而,此次风波的暂时解决,并未能让辛巴高枕无忧。极致低价路线的带货模式让辛巴在选品上,大多选择小品牌进行合作,质量问题和售假问题频发几乎可说是。


对辛巴来说,更为严峻的是如何处理与平台的关系。品牌自播崛起,同时快手希望由下沉市场上岸,辛巴和快手,必将迎来更激烈的碰撞和摩擦。


1

争议可以解决,但售假无法遮掩


4月18日,辛巴旗下主播“蛋蛋”在直播间和辛巴一起带货了一款品牌为YPL的“防晒凉感裤”产品。当晚,这条瑜伽裤在直播期间实时下单了10.2万单,销售额超600万。



然而不久后,有网友发现该品牌官方渠道并没有同款瑜伽裤销售,导致部分下单的消费者开始质疑辛巴售卖假货


4月22日,该品牌官方微博发文称,辛巴直播间售卖的该款瑜伽裤并未经官方授权,不属于其品牌旗下产品,且该商品包装涉嫌抄袭,将依法对该产品经销公司,生产公司进行追责,并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正当权益。



22日晚间,辛选官方微博发声明回应称,“经初步核查,品牌持有方哈尔滨市澳生源贸易有限公司向我司提供了授权链路和相关书面材料。但我方仍在对这些材料做进一步严格核查,以确保品牌方相关材料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


4月23日凌晨,YPL再发声明称,部分文件中提到“哈尔滨某公司”所注册的商标为自创的图形标,和售卖的产品差异巨大;部分网络账号涉及发布我司其他盖章文件,必定严查到底!


4月23日上午,辛选官方微博再度回应,称经过核查发现,该事件是由于商标转让前后的争议造成的,不属于假货。相关方哈尔滨市澳生源贸易有限公司已向其提供了品牌授权链路和材料。


截至目前,该事件的最新进展是,YPL就辛选直播未经官方授权引争议事件致歉,称该事件属于品牌内部商标授权争议,目前已妥善解决,YPL对相关公司、广大网友以及辛有志先生真诚致歉。



造成事件“反转的”最大可能有两种,一是辛巴方面满足了YPL方面一开始提出的500万赔偿的诉求,二是辛巴与YPL就后续合作达成了共识,即通过为YPL直播带货的形式,来弥补YPL这一次的品牌损失。


当然,也有可能两个方案兼而有之,核心是,辛巴必然给出了让YPL足以让步的条件。



不出意外的话,此事到这里也就告一段落。就目前来看,辛巴方面应该确实没有取得正品授权。为了从速解决争端,辛巴方面即便付出较大代价也是值得的,因为一旦该事件继续发酵,辛巴要再度面临舆论上的巨大压力,确认售假后还要付出更加巨量的赔偿。


另外,对于品牌方YPL而言,也未必愿意得罪拥有9600万粉丝的头部主播及其家族成员。考虑到在此之前,YPL也曾与多位头部主播和明星合作过,包括且不限于薇娅、李佳琦、罗永浩等,能够借此机会达成与快手平台头部主播辛巴的合作,同样可以看作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2

燕窝风波未平,消协诉快手、辛巴


不过令网友感到舒心的是,辛巴好不容易按下了YPL这个葫芦,另一边又起来了一个大“瓢”。


4月25日消息,河南省消协就“燕窝事件”诉快手、辛有志等侵害消费者权益案件,将于5月9日开庭。诉请包括要求快手科技、辛巴、广州融昱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和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共同承担退一赔三的责任,退还“茗挚碗装风味即食燕窝”产品销售总价款人民币1992.8539万元,并处以销售总价款3倍的惩罚性赔款共计人民币5978.5617万元,退赔金额总计人民币7971.415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该案件为河南省第一例由消费者协会组织提起的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也是国内规范直播带货行为,治理电商直播新业态,尝试解决“网红直播带货销售模式”法律问题的典型案件。



由此也就意味着,一旦河南省消费者协会胜诉,辛巴将面临天量赔偿与真正意义上的封号处理。


这一切,都源于两年前的另一起售假案件。2020年10月25日,辛巴大徒弟“时大漂亮”带货的一款燕窝,期间共销售5万多笔。


11月10日,该款燕窝生产厂家被曝光之后,同时也被曝出燕窝实际生产成本仅4元一碗,但辛巴销售的价格是:40元一碗。


11月19日,职业打假人王海发声,称辛巴所售燕窝其实就是糖水,并且附上了相关的检测报告,坐实了辛巴带货的这款燕窝产品就是糖水。


11月27日,拿到送检信息的辛巴发布致歉信,承认该款燕窝产品实为燕窝风味饮料,此前在直播推广销售该产品时确实存在夸大宣传的情况,并向消费者给出退一赔三的赔付方案。


一个月后,广州市市场监管局通报“辛巴直播带货即食燕窝”事件调查处理情况。因存在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商品标签存在瑕疵等,因此辛巴方被判停止违法行为并罚款90万元,燕窝品牌方被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做罚款200万元的行政处罚。


12月23日,快手电商发布辛巴燕窝事件的官方处罚结果,即日起,对涉事主播“时大漂亮”追加封停账号60天;对事发后在直播间存在不当言行的和翊公司负责人辛有志,封停其个人账号60天——此事对辛巴造成的影响颇深,时隔几月之后,辛巴才再度复出。


而鉴于此次河南省消费者协会以“半官方”的身份下场诉讼,辛巴还能否顺利过关,目前暂未可知。但即便是成功躲过,等待辛巴的将可能是更多的类似诉讼。

3

屡屡被迫躺枪,快手遗弃辛选


截至发稿,辛巴在快手平台拥有9800逾万粉丝,粉丝数直逼1亿,仅次于快手平台认证的快手小店账号,辛巴徒弟蛋蛋的粉丝数也逼近5800万,二人分别占据着快手平台个人类账号粉丝数榜单第一和第二的位置。


拥有如此巨大体量粉丝的辛巴家族,为何总是陷入售假争议?核心的问题,是辛巴的带货模式一直倾向于低价模式,带货能力也一直被过度神话了。


客观地讲,辛巴的带货水平有着非常大的局限性——不同于李佳琦、薇娅的客户群体多为白领或小资人士,辛巴及辛选品牌的主要客户群体则是“老铁们”。相较于前者这类人群,老铁们的消费观念往往更加直接,不爱精打细算,但却对绝对低价和“实打实”的优惠更为看重,这就使得,虽然同为直播带货,但李佳琦与辛巴面对的,其实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因此,在选品上,辛巴团队总是更加倾向于选择价格更低的产品,并以此为基础不断营造“辛巴为家人砍出底价”的印象。


以此次售卖的瑜伽裤为例,成人款售价63元。作为对比,lululemon的一条瑜伽裤在其天猫旗舰店售价近600元,即便是以性价比著称的迪卡侬,其天猫旗舰店的一条瑜伽裤售价也在200元左右。


可想而知,在扣除杂七杂八的费用以及辛选平台的压价,同时还要保证利润的前提下,这条63元的瑜伽裤的品质将会是什么样的水平。


但没办法,老铁们要的就是低价的结果,所以辛巴就必须要不断地找来低价的产品。毕竟从根源上看,辛选的成功,其实是建立在老铁们对消费升级的需求上的。这些以五线以下城市及县乡里扎根的消费者,目前还大多暂停在消费升级过程中的品类升级上,一类代表情形就是以前没有尝试过的东西都想要尝试一下,燕窝如是,瑜伽裤亦如是——毕竟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后者代表的都是另外一种更加精英化的消费习惯。


不夸张地说,老铁们把消费升级大部分都寄托在了接地气的辛巴身上,这次YPL瑜伽裤一夜之间卖出10万件就是一个例证。但由此也造成了一个不良循环,辛巴需要用低价不断夯实人设并捆绑住老铁们,但低价又往往会带来涉假甚至造假的问题。


目前来看,这种问题暂时无解,今后也可能还会看到辛巴带货产品陷入涉假的争议,而每一次事情的发生,又都在消耗着辛巴的群众基础,以及快手对辛巴的依赖与忍耐程度。


从大的方向上来看,快手目前正在摆脱自己草根下沉平台的形象,有意弱化直播家族的比重,这对于辛巴来说本身就是个不好的消息。与此同时,从数据上看,快手正在逐渐摆脱对辛巴家族的依赖——据快手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快手去年在线上营销服务、直播和其他服务方面分别取得426.65亿元、309.95亿元和74.21亿元的营收,分别占总体收入的52.6%、38.2%和9.2%,直播业务被线上营销服务取代了第一的位置。


此外,品牌自播的崛起也逐渐成为了快手电商业务快速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去年第四季度,快手的品牌商品GMV保持快速增长,达到第一季度的9倍以上。此消彼长之间,辛巴团队的GMV占比正在不断下滑。


事实上,在接二连三的售假风波之后,如果说在此之前还是快手需要辛巴的话,那么现阶段已经反转过来,变成了辛巴离不开快手了。毕竟对于辛巴来说,面向下沉市场的低价、满足“老铁们”精英化消费尝试是他的特点,如果连发家之地快手都容纳不下辛巴,市场上绝对找不到第二个平台还能接纳他。


在一次又一次伤了老铁们的心,又不断以身犯险逼迫快手平台与自己切割之后的辛巴,又还能潇洒多久呢?

鹿财经
0
0